我的网站唯一官方网站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
网站主页 |滚动新闻 |国际扫描 |经济纵横 |社会法制 |聚集三农 |文化教育 |城市名片 |舆情观察 |市长专题 |地方风采 |环保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益慈善 >

红监会被指与红会权源不清 利益相关难独立监督

时间:2013-06-21 10:52来源:新京报 编辑:赵一飞 点击:
1月4日,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(左)接受记者采访。当天的发布会公布了成都红会募捐箱捐款发霉事件的调查情况等。

    红监会被指与红会权源不清 利益相关难独立监督

 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1月4日,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(左)接受记者采访。当天的发布会公布了成都红会募捐箱捐款发霉事件的调查情况等。新华社记者 何俊昌 摄

  正遭遇信誉危机的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,6月9日,讨论了自身定位和转变职能的问题。此前被不断曝光成员与红会有利益关联后,这个承载着“独立监督红会工作”使命的机构,准备对自身改革。他们反思,认为成立之初就定位不清晰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之初,便被赋予多重角色。过去半年中,委员们也承担多种工作。部分委员在进行监督,同时承载与媒体沟通职能;部分委员承担红会咨询顾问角色,还有部分委员在为红会的改革做课题研究。

  “社监委和一般的咨询委员会的区别是什么?”6月9日,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(以下简称红监会),14名委员开了年中会议,一个重要议题是“定位”问题。

  按红监会此前计划,今天,他们将就此召开媒体见面会。

  这个被认为承担监督红会功能的“第三方独立机构”,正处于信任危机风暴。

  过去一个月内,全体16名成员中,9人已被一一“起底”,网友认为他们与红会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,难行独立监督之责。

  多名委员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,红监会内部也一直在讨论和反思。

  “不是委员之错,不是公众之错。”对于红监会今日之局面,多名受访委员认为,在成立红监会之初,就定位不清晰。

  用改革跑赢危机?

  红会遭遇郭美美事件后,想借助专家促进改革,另一方面,国务院要求社会监督,红监会在此背景下诞生

  红监会成立于半年前。2012年的12月7日,16名委员由红会邀请上岗。

  那之前,红会正经历着自己的信誉“低谷”,尤其是此前郭美美事件的余波。

  6月11日,委员之一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团回忆,2011年10月,她组织了一个红会改革的研讨会,刚到红会任职不久的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也参加了。

  会上,专家们强烈批评红会,“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6点”。会后,赵白鸽邀请杨团等专家做红会改革的课题。

  杨团说,赵白鸽在对红会调研后,发现了很多问题和疏漏,迫不及待要启动改革,甚至希望“改革跑赢危机”。赵白鸽希望更多体制外的专家参与到红会改革中。

  而红监会成立的直接背景,则是国务院的要求。

  2012年7月10日,国务院《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》提出,“红十字会要建立社会监督委员会,对捐赠款物的管理、使用情况进行监督”。

  红总会内部一名工作人员分析,国务院的要求,应与“郭美美事件”引发红会信任危机有关。

  杨团从2011年11月开始做红会改革的课题。她的方案中曾提出,设立监事会进行内部监督,同时招募志愿者进行社会监督。

  据介绍,监事会需要红会的会员代表大会或理事会授权,而会员代表大会要到2014年10月举行,理事会也要等到明年,“这在时间上等不及”。社会监督委员会,目前是由理事会下设的执委会授权。

  今年6月13日,红监会委员、北京大学陆正飞教授说,红监会的问题是权源不清,红监会的监督权是执委会授予的,“这就是比较尴尬的,执委会邀请我们去监督执委会”。

  2012年12月7日,红监会的成立仪式上,赵白鸽介绍,红监会与红会,是监督和被监督的关系,红监会是独立的机构,“职责是要对整个红十字会的发展战略,人财物的管理、项目的管理,特别是民意的收集和表达,这四大功能。”

  这个定位,超出了国务院对社会监督委员要“对捐赠款物的管理、使用情况进行监督”的要求。

  请来“朋友”做监督

  委员王永认为,如果当时能公示一个月,接受大众监督,各委员上报是否有关联合作,就不会有如今的质疑

  “委员不是社会投票选出来的,而是红会邀请的……”6月,面对质疑风波,多名红监会委员对记者表达,自己不是公众赋权,无法代表社会公众。

  红总会内部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红会从去年8月份开始筹备成立红监会,邀请的是具有深厚专业背景、广泛社会影响、热心公益事业的知名人士和志愿者代表。

  6月2日,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永说,当时是红会副会长郭长江向执委会推荐了他。他称2007年时就与郭长江相识。

  蓝天救援队队长张勇,是以民间志愿者身份被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推荐。

  6月3日,张勇说,蓝天救援队一次位于凤凰岭的演练中,他认识了刚上任红会不久的赵白鸽。

  6月13日,北师大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,他此前就担任红会直属机构红基会的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,主要做的是咨询工作。红会邀请他时,他第一感觉就是邀请来做咨询工作。

  王振耀之外,北大副教授金锦萍也是红基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。她曾做红会修订《红十字会法》的一个课题。

  中国医学科学院教授翟晓梅6月12日说,她会被邀请到红监会,是因为她是卫生部器官捐献专家成员,而红会也是相关单位。她认为自己能做的,就是从专业角度提建议。

  最终红会邀请了16名专家、知名人士组成。其中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担任红监会主任委员,副主任委员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。

  据介绍,对于媒体人士的选择,曾有人建议崔永元,红会讨论后选择了白岩松。

  也有一些知名人士拒绝了红会的邀请。据了解,于建嵘、巴曙松、潘石屹等当时都拒绝了。

  由红会聘请来的委员,能否独立监督红会,日后成为焦点问题。“如果当时能公示一个月,接受大众监督,各委员主动上报是否有关联合作,事后就不会发生这些问题。”6月2日,委员王永说。

  2012年12月29日,红监会通过了内部章程,明确“以第三方身份对中国红十字会有关工作进行监督”。

  章程总则中写明的职责同时还有:“征集并转达社会公众对红十字会工作的意见和建议”,“对中国红十字会的行动战略和工作计划提出建议”。

  “拿了钱,怎么监督你们?”

  王永称红会曾找他做品牌咨询项目,他拒绝了。委员袁岳则帮红会作评估,收费6万元

  成立后通过章程的那一天,去年12月29日,红监会同时也在进行着一次关注度很高的监督调查。

  去年12月26日,网上曝出成都红十字会募捐箱管理不善,善款长毛。当月29日,委员张勇到成都调查,王永在北京做后方支援。

  □新京报记者 李超 魏铭言 实习生 付宗恒 邝惠敏 北京报道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